您好!欢迎访张家港联合铜业有限公司网站!

张家港联合铜业有限公司-永利集团304am官方入口

发布时间:2016-02-02 19:28:52


    延续近4年的有色金属牛市,因一场金融危机而终结,使企业老板焦头烂额。种种反常现象正愈演愈烈,各地政府也在想方设法救市。“快挺不住了!”12月2日,四川某铅锌矿厂李老板连连叹气,因囤积原材料,他已亏掉10多万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赴四川、云南等地调查发现,类似李老板遭遇的人不在少数。但在行业低迷之际,一些江浙老板却悄然入场,携巨资抄底有色金属矿。

    关键词:危机
    矿老板急盼救市
   记者从华夏矿权网获悉,现已有14处铅锌矿在网上公开拍卖矿权。超低的价格已经让不少矿山被迫停工,为了避免更多的损失,这些企业纷纷停产、减产,或者拍卖、转让矿权。
   采1吨矿 企业至少亏200元
   12月2日,李老板仍惊魂未定。望着电脑上不断下滑的价格分时线,他的心一下跌入冰点。短短3天时间,英国伦敦商品交易所现铅期货价格下跌了7%。这对已经让工厂停产的李老板来说,等待复苏的时间将更加漫长。
   李老板的工厂年产铅锌矿5万多吨,受国内国际大环境影响,上半年亏损严重,最高3万多元一吨的铅锌矿,如今只卖9000多元,价格还在继续跌。李老板疾呼:“希望国家马上出台新政策,尽快帮帮困境中的铅锌矿企业!”
   四川省工商联矿业商会秘书长唐荣近日忧心忡忡,在他刚走访的四川省内17家金属矿企业中,2/3企业停产。他说,对整个金属矿企业而言,目前每开采1吨矿,企业至少亏200元;每洗选1吨矿,企业至少亏3000~4000元。

   云南大型企业无一例外减产
   一直以来以有色金属为支柱产业的云南省,也遭遇了少有的困境。12月3日,云南省经委重工业处处长谢小阳说:“省内大大小小的有色金属企业纷纷减产、停产,形势很严峻。”
   虽然官方没有公布相关统计数据,但记者辗转获得的云南省经委一份内部文件显示,“保守估计,超过67%的有色金属企业停产”。云铜集团、云锡集团、云南冶金、昆钢集团等大型企业无一例外在大幅减产。
   12月3日下午,在“中国锡都”个旧市,原本繁忙的有色金属企业几乎全部停产。在云锡锌业有限责任公司,记者看到,偌大的厂区一片沉寂,近百米高的烟囱矗立在厂区,不见一丝烟雾。11月15日,这个年产锌2万吨的工厂停止了所有机器的运转,1000多名工人回家休息,等待明年2月再回公司报到。40多岁的一线职工何师傅说,在相邻的沙甸区,30多个规模稍大的铅锌厂全部停产,更多的工厂撑不过本月。问及停产原因,何师傅脱口而出:“都是金融危机惹的祸!”在云锡锌业有限责任公司门口的宣传黑板上,一篇名为《华尔街金融风暴的启示》的文章占据了黑板的显要位置。

   关键词:救市
   云南欲收储百万吨产品
   企业想尽办法自救,一些地方政府也坐不住了。“一旦这些有色金属企业停产,成千上万人的工作将受到影响”,四川某大型锡制品生产企业副总经理张磊说,企业运转是否正常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
   收储有色金属 政府补贴利息
   12月1日,云南省政府高调宣布:为应对美国金融危机的冲击,云南省将在全省范围内开展有色金属及化肥的储备工作。
   在当天发布的新闻材料中,云南省经委称,云南此次储备品种基本确定为有色金属100万吨左右
  (铜15万吨、铝30万吨、铅15万吨、锌30万吨、锡10万吨),化肥50万吨(氮肥30万吨、磷肥10万吨、复合肥10万吨)。其中,有色金属收储时间为一年,化肥储备时间从现在起至2009年3月31日止,由省供销社承担淡季化肥收储任务。储备对象仅限于省内企业的产品。储备期间,企业收储发生的利息、仓储费,由省级预算内安排给省经委的资金给予适当补助,鼓励企业在低价位时,购进储备一批铁矿石、铜精矿等重化工原材料,积极整合一批国内外的矿山资源。
   “这次收储的是企业生产的产品,不是矿石等原材料”,12月2日,云南省经委办公室主任浦丽舍解释说,收储方和被收储方都是企业,政府只是协调企业贷款,并支付收储期贷款所产生的利息,遵循了“政府调控、企业储备、银行贷款、财政扶持、市场运作”的基本原则。

       “一次非正常的救市行动”
   “这是一次非正常的救市行动”,云南省经委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处室负责人说,只因为实际情况比预想的要严重得多,省政府不得不出此对策。
    云南省经委有关负责人认为,对有色金属及化肥实施储备,对上市公司中的“云南板块”及云南省部分拟上市企业无疑是一大利好消息。云南铜业(000878,股吧)、云铝股份(000807,股吧)、锡业股份(000960,股吧)、驰宏锌锗(600497,股吧)、罗平锌电(002114,股吧)、云天化(600096,股吧)等上市公司将可从中受益。云南省重点培育的第一批45户拟上市中小企业中,部分资源型企业也将获得支持。
     然而,收储100万吨有色金属,需要一大笔钱。上述云南大型锡制品生产企业副总经理张磊说,以目前的价格计算,收购铜15万吨、铝30万吨、铅15万吨、锌30万吨、锡10万吨所需的金额分别为45亿元、36亿元、12亿元、28.8亿元和100亿元。因此,保守估计,云南省要完成此次收储,需要资金200亿~250亿元。安信证券有色金属首席行业分析师衡昆指出,2007年云南省地方财政总收入也不过486亿元。即使假设2008年云南省地方财政收入增长30%,全年收入也不过630亿元。让政府拿出约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来为有色金属企业买单,显然是不可能的。
   对此,云南省经委并未作出解释,只是强调“相关实施细则正在制定当中,不日将出台”。
   该收储消息传开后,上海期货交易所的铜、铝、锌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地上涨。

   关键词:抄底
   江浙福建老板们携巨资而来
   在全球经济不景气、老板们攥紧钱包之际,下手“抄底”者却大有人在。一些江浙、福建老板看上了矿业这块蛋糕,凭着雄厚的资金实力,寻找机会抄底。
  “他们的来头很大”
  “已经有不少江浙、福建的老板前来买矿”,昆明一家矿产中介公司总经理马骥说,受美国金融危机影响,云南不少有色金属企业停产,一些原先高价买矿的老板被套,有的确实想抽身走人。
  “他们的来头很大”,马骥说,一个月前,一个原本做鞋子生意的浙江老板来咨询,要求购买一处铅锌矿,提出的要求很简单,“矿要足够大,1亿元收购价也没有问题”。马骥婉拒了他的要求,“这些老板根本不懂矿,对矿产的品位高低都不要求,万一买到低品位的矿产,岂不亏得一塌糊涂?”
  “原以为现金为王,但矿老板们对未来矿产价格上涨仍抱充足信心,宁愿停产也不出手”,一位来自浙江的老板说,他原本在沿海做服装生意,现在跟几个朋友来云南联手买矿。谈及为何在此时下手,他坦言,之前咨询了一些行家,大家都认为目前的有色金属价格超跌,基本到底了。
  个别企业大肆买矿权
  近期,西部矿业一系列“低抛高买”举动让外界颇难理解。公开资料显示,短短一个多月,西部矿业连发数个公告,在宁夏、青海、内蒙古等地大肆收购矿权,涉及金额高达29.83亿元。这些矿产价格评估基准日都在9月30日。
  西部矿业称,通过这些收购,公司将从产业协同效应中受益,分散原料供求环节的市场风险,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获得更好的矿区资源。10月后全球有色金属价格持续下跌,在如此形势下却大肆进行“低抛高买”扩张,外界很难看清楚西部矿业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此外,8月27日,中色股份与赤峰市政府就赤峰市白音诺尔铅锌矿增资重组事宜签订了增资重组协议,中色股份自掏现金9.98亿元,与赤峰市政府合资组建赤峰中色公司,拥有新公司52.30%股权。

专家:抄底时间没到
  尽管如此,多方人士认为,现在抄底时间尚早。有业内人士表示,中国铅锌矿产能占全球总产能的25%左右。去年,全球铅锌矿总产量在1300多万吨,而中国就生产了近400万吨。2002年,中国铅锌产量在120万吨左右,2002年也才200多万吨,如今随着企业大量开采矿山,就连一些低品位矿山也开始开采,产能逐渐过剩,加上国内外铅锌价格倒挂,铅锌市场价也开始一路下跌,整个行业开始步入寒冬。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铅锌分会赵翠青主任认为,目前铅锌企业的苦日子还没过去。2007年以前,中国还在大量出口铅锌矿,如今因为国外市场需求萎缩,中国已由铅锌出口国变成进口国了,这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很大。此外,我国铅锌行业冶炼企业主要是一些产能在20万~30万吨中小型冶炼企业,分布区域也很广,抗风险能力较弱。
  成都倍特期货有色金属行业分析师魏宏杰则称,在这一波铅锌价格杀跌过程中,一些企业会遭遇现金流短缺。不过,目前铅锌价格已开始筑底,存在反弹空间。手中有大量闲置现金的铅锌矿企业主们,可以在观望一段时间后,重新进入。

  典型案例
  转行建矿厂 地产商被套牢
  今年40岁的王先生在进入铅锌矿行业前,一直从事房地产业。2006年,由于有色金属市场价格全面高涨,矿业开发成为投资热点,也成为贵州很多人发家致富的重要途径。王先生的几个朋友都对这个高回报的产业兴趣颇高,于是几个人从2006年6月开始进军铅锌矿行业。
  由于不是本地人,缺少一定的人脉资源,光是办探矿权许可证手续,就花了王先生整整一年时间。最终,2007年10月,王先生和朋友共同出资300万元成立了贵州省赫章铅锌矿厂。随后,王先生等人对矿进行勘查、测量,并把一小部分开采出的矿产送到有关部门进行检测、评估。由于都是半路出家的门外汉,没有开采铅锌矿的专业经验和知识,他们的经营难度非常大。
  2008年3月,王先生等人尚未对赫章铅锌矿进行大面积开采,就发现市场行情开始趋向不好。而此时房地产领域又有几个王先生很感兴趣的项目可做,一番商量之后,王先生和朋友决定将矿保本转让。王先生感叹说:“我刚刚把头伸进铅锌矿行业的大门,连脚都还来不及抬,就缩回来了。”
  2008年4月,王先生在中国矿权网上登出了探矿权转让公告,转让价格300万元。可随后不久,铅锌矿产业价格开始暴跌,转让消息发布了大半年,鲜有人问津。偶尔一两个买家有意向,给出的价钱又让王先生觉得太亏。如今,王先生放弃了转让念头,将铅锌矿闲置一边,继续观望,等待行业回暖。

  记者观察
  希望不是另一个“国储铜事件”
  云南省政府百万吨有色金属收储计划抛出后,国际有色金属市场价格短暂上涨,随后又被打回原形。一个耗资至少在200亿元的收储计划,是否能让这个行业起死回生?事实上,有这么一些问题需要首先厘清。
  按照云南省有关部门公布的信息计算,收储100万吨有色金属所需金额为200亿~250亿元,几乎占云南去年地方财政收入总额的1/2,当前金融危机蔓延的情况下,这些钱从何而来?银行是否会愿意提供贷款?
  单以收储10万吨锡为例,去年中国全年精锡产量为14.7万吨,云南省全省的锡产量尚不足9万吨,云南省政府提出的“收储锡10万吨”,收储数量的依据是什么?全国有没有这么多锡供云南省政府收购尚是个问号。
  如果只是企业之间的收储,在目前有色金属价格仍在震荡之际,具体的收购价格又如何确定?即便是能够成交,一年之内,价格如果继续下跌或者低位徘徊,收储企业的风险又由谁来承担?
  政策细节未出,一切都充满变数。但这次政策的高调,却已经引起业界的担忧。
  一位从事有色金属18年的期货经理说,前几年发生的“国储铜事件”值得大家反思。当初为了低价从国际期货市场购铜,而提前向市场大肆抛铜,结果其操作策略被曝,国际投机基金随即压价,最终,国家储备局赔了不少钱。
  如今,云南省政府高调宣布收储一事,本意是帮企业解困,先收储产品,待价格回升之后卖出,但信息公开发布,“等于提前曝露了自己的作战策略”,万一国际投机基金继续打压价格,岂不成了另一个“国储铜事件”?
  云南省政府的初衷得到当地企业的普遍欢迎,但政策之外,还应评估相关风险。未雨绸缪,方能真正救企业于水深火热之中。 


网站地图